难忘的火灾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9-01-18 14:42
  • 人已阅读

走向春季时间已进入了春季,可却感想不到春的气味,太阳还不愿显露它红红的脸,暖暖的阳光只是一种期盼;残雪虽已融化,草地却没有转变,一片枯黄,远山是淡淡的灰色。风微微的吹着,河潺潺的运动,小鸟起头在枝头跳跃;晰晰沥沥的小雨,飘飘洒洒,滴落成一曲美好入耳的乐曲,如天籁般奏响了春的序曲。间或的一丝阳光照射,让我表情非分特别酣畅 疏忽。总想,御下厚厚的棉衣,挥挥衣袖辞行冬的冷峻,抛却往日的繁杂,宜人的恬静。走向春季,躺着春季的怀抱里,让伸展的眉间拂过起一丝东风,心儿悄然默默洗浴在春阳里,享用春的抚摩。让那如水般的暖意慢慢溢满全身,如丝如缕的清爽之气,如影随形,洋溢在我的周围。让心身悄然默默的陶醉在春景,和小草一同安歇。踏上忘记已久的郊野巷子。猛吸一口春季的气味,抖落残冬留下的萧杀,开释被穷冬憋闷已久的心灵。让思路随暖融融的风,如马儿同样驰骋飞奔。多想生出一双同党,像鸟儿同样清闲的翱翔在蓝天,怀着一颗神驰的心,把绿色的表情播满大地。让风儿鼓满的帆,荡漾起磅礴汹涌滚滚春潮,响彻在春季的心空。但是,草地上还没有春季的痕迹,春季的影子仍在遥远的天边。我的心里陡然有些失踪,想象阳光暖暖的照在身上,好像带来了春季的滋味。我把积攒了一冬季对春的忖量,贴上邮票寄往春季。我想,用不了多久,春季的郊野上。我那浓浓的忖量,如喷薄的岩浆,倾注而出,像绿色的浓雾,在天地间上流淌着。不多就会携着小草喝彩的手臂,一同舞动成春季的跳舞。小河畔闹哄哄的,惟独两旁的柳树,在轻风中微微伸展僵直的枝条,像要预备迎接春季似的。路在脚下,痛楚歪曲样子让人怜惜不已。远处若有若无的冬麦,在雪地里绿影昏黄显露进去。我的表情也随之欢乐起来,步子不由轻快了,暖暖的阳光倾注着一首明媚的春光曲,慢慢地洋溢在脸上,潺潺地流淌在心里。走向春季的脚步,像划子同样,盛着我的心、我的情、我的忖量,驶向春季的要地。萌发成勃勃性命绿色,染绿我人生的春季。它像一片绿叶,无声无息地在春季蓬勃,为春季减色。它像一泓明净的湖水,用清纯、斑斓的眼眸,点缀春季芳华的靓丽。它像一缕绿风,熏染着春季大地,捧出一个充满生气的绿色春季。走向春季的心哟!怀揣着我对春季浓浓的爱,斑斓着一个又一个我人生的春季……走向春季一个人呆在阴暗的房子里久了,便认为很是郁闷与孤单。望望窗外,阳光明媚,春意荡漾,心中一动,脚步便迈了进去。刚一出门,便有一股清爽的气流迎面扑来,扫荡着你满胸的悒郁不快,你的肉体不禁为之大振,你不由地狠狠地吸了几口新鲜的空气,顿时气畅法术,恰有醍醐灌顶的感觉。你努力伸展着蛰伏了许久而略显僵直的肌肉,芳华的感觉在一瞬间好像又爬上了你的心头。你立定身子,放眼四望,视线一拓千里,心中油但是生“孔子登泰山而小全国”的奔放。那无垠的绿意肥了你清癯的眼光,你有了立刻扑进去一享其乐的激动。中国散文网-很快,你便走在了操场的跑道上。早春的太阳冷飕飕的,一如母亲暖和的眼光,让你心里暖意融融,温馨满怀。几朵如絮白云错落有致地镶嵌在蓝底的天宇上。两只七彩的鹞子在地面忙上忙下,细细地测量仪态万千着蓝天的深度,细微的鹞子飘带在如丝的东风里飞飞扬扬,更让你想起敦煌里的“飞天”而有了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。这时分候候,一片迷人的绿色捕抓住了你的眼光,你迫在眉睫地冲从前,想拥抱那一片绿色,可它却让你大喜过望——那只不过是些零零星星的小草而已!这时分候候你才深深领会到古人“草色遥看近却无”的描述之妙。因而,你以宗教的虔敬跪下去,细心地观察着春的子民。那一株株小草尚没有完全脱去寒衣,可那可恶的绿意早已不甘寂寞,顶破了厚重的棉衣,初露芳姿。有一两滴晶莹的水珠恰到好处地点缀其上,那株株小草就愈发丑陋、亮丽与娇媚。不盲目间,你来到了水池边,水池的堤坝上,袅袅婷婷着株株杨柳。这时分候候,你会惊疑地发觉春季已驻在柳树枝头卖弄风骚了。细微的柳枝上已鼓出嫩黄的叶芽,给多情的杨柳披上了一身亮丽的打扮服装,柳枝们便益发斑斓多姿、魅力无量了。温和的东风轻柔地吹着,杨柳丰腴的手臂便也轻柔地摇晃。这时分候候有这么一两位游人轻折柳枝,巧手做哨,春的韵律便也跟着游者轻重有致的气流破管而出,其声轻重缓急,委婉回环,在幽邃的地面回荡,整个世界显得如斯静谧和深远!走下堤去,即是清澈见底的水塘。塘水波澜不惊,如平镜,倒映着天光水影;如蛋清,给你温润柔柔的质感,你会禁不住弯腰掬水,可你这一“冒失”的勾当惊吓了塘中散逸的鱼儿,它们猝然窜入水底,倩影不见,又让你顿生憾意。你只好立起家来独辟蹊径。可你的眼光投向远方,你不由地再次呆住了。那猝然拔地而起的西岳,那连绵不绝的千佛山群,在透明的空气里,青如眉黛,风韵犹存,如立面前,恰如一幅秀美的山水国画,一会儿清爽了你的视线,让你赞叹不已、依恋不已……脱离水池,走在田间的巷子上,淡淡的泥土的幽香和着浓浓春意,你如饮醇酒,醉意横生。坚实的泥土在你的脚下如棉絮,不堪重负地发出“扑扑”的声音,那满蓄其中的春水便也在脚的压力下溢了进去,留下一串亮亮的印子。田间的小麦早已返青,已有些生气勃勃了,一望无垠的麦田纵情挥洒着绿意,让你缅怀那绿茸茸的地毯,让你索性丢了书生的架子,在平整的麦田里肆意地打几个滚,纵情享用春的贡品,直到拔节的麦苗不得不向你提出最重大的抗议。就如许,走走停停,停停走走,也不知是什么时分,直到你稍稍感到有些乏意,肚子里的饿虫起头使劲地踢蹬你的肠胃,你才知道自己该归去了。因而,你依依不舍地踏上了归程。死后,有整个生气勃勃的春季跟着。